当前位置:首页 > 财商学习 > 正文

富爸爸财务自由之路:如何面对现金流象限左侧移向“安全不存在”的右边

富爸爸财务自由之路:如何面对现金流象限左侧移向“安全不存在”的右边

信息时代的退休金计划

但有人改变了上述规则,当你停止工作时,公司突然不再给你财务保障,而是开始实施确定公积退休金计划。“确定公积”意味着你仅能拿回你和公司在你工作期间所提供(贡献)的价值,也就是说,你的退休金由所贡献的价值来决定。如果你和你的公司没有投入,那么你也拿不到任何的钱。


在信息时代可喜的事是,人的寿命将会增加;而可悲的是,你可能活得比你能领退休金的日子还长。 有风险的退休金计划 

而且,比这更糟的是,你和你的雇主投在计划中的钱已不再保证在你决定取回时还存在,这是因为像“401(K)计划”和“超级年金”这样的退休金计划也会受到市场的影响。换句话说,某天你可能在你的账户中存有100万美元,如果发生了股市下跌,这是每个市场都会突然发生的情况,那么你的100万美元只会剩下一半或者一文不剩,这说明终生获得收入的保证一去不复返了……可我在想有多少正在进行这种计划的人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呢。


这可能意味着,人们在65岁时退休,开始靠他们的确定公积金计划生活,比如说到了75岁时他们可能花光了他们所有的钱,这时他们又该怎么办?请打消重新开始工作或投资的想法。


那么,政府的确定福利退休金计划又如何呢?在美国,社会保障金制度预期到2032年就会破产,医疗保险制度到2005年就会破产,而那时正是那些在生育高峰时期出生的人们最需要它的时候。即使在今天,社会保障金也没能够提供出很多的收入。当7 700万在生育高峰时期出生的人开始要回他们过去投入的钱……但钱并不在那儿时,天知道情况将会怎样?


1998年,克林顿总统因在口号中呼吁“拯救社会保障金制度”而受到了广泛欢迎。然而,正如民主党参议员霍林斯所说,“很明显,挽救社会保障金制度的第一种办法就是停止掠夺它。”多年以来,联邦政府应对从退休基金“借钱”以应付日益膨胀的政府开支的做法负责。

许多政客似乎认为,社会保障金是能够用来花费的收入,而不是一项以信托方式保留下来的别人的资产。 太多的人依赖政府 

我写书并且创造教育纸板游戏《现金流》等产品是因为我深刻地意识到我们正处于工业时代的末期,我们将进入信息时代。

作为一名公民,我的忧虑是,从我这一代人开始,有多少人为了面对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之间的差别真正做好了准备……尤其是我们应该怎样为我们的退休做好财务上的准备。那种“上学,然后找份稳定安全的工作”的想法对于1930年以前出生的人来说是个好主意。然而今天,虽然每个人都需要上学学习以便找到一份好工作,但是我们还必须要知道如何投资,而目前投资并不是学校里教授的基本科目。


工业时代的一个后患就是,有太多的人变得依赖政府去解决他们的个人问题。今天,由于政府出面承担了我们个人应承担的财务责任,使我们面临的问题将更为严重。


据估计,到2020年,美国将有人口275亿人,其中将有1亿人期望获得某种政府支持。这些人包括联邦雇员、军队退役人员、邮政工人、学校教师和其他政府雇员以及期待社会保障金和医疗保险金的退休人员。并且,按照合同,他们的这种期待是正确的,因为通过此种或彼种方式,大多数人都已经在这种承诺中投了资。多年来太多的承诺现在都快要开始兑付了。


然而,我认为这些财务承诺实难兑付。如果我们的政府开始征更多的税以信守这些承诺,那么能够逃离的人都将逃往税率较低的国家。在信息时代,对于税收领域来说,“离岸”这个术语不再是指另一个国家……“离岸”可能是指“电子空间”。 巨大的变化就在眼前 

我想起约翰·F·肯尼迪总统的一句警句,“巨大的变化就在眼前。”

的确,这个变化就在我们身边。

就像一位在生育高峰时期出生的预言家,在他的那首名为《时代在改变》的歌中唱到的:“你最好学会游泳,否则你会像石头一样下沉。” 不用成为投资者的投资 

从确定福利变为确定公积退休金计划正在迫使着世界上几百万人成为投资者,而这些人几乎没有受过任何投资方面的教育。许多人终其一生去避免财务风险,但是现在却不得不承受它……这些财务风险随着他们生活的进展,年龄的增长和工作的结束而来。大部分人只有在他们退休时才会知道,他们是聪明的投资者还是粗心的投机者。


今天,股市是一个世界性的话题,它刺激着许多事情的发生,其中之一就是非投资者在尽力成为投资者。他们的财务路径如下:

这些人,即“E”和“S”中的绝大部分人是天生的安全导向型的人,因此他们寻求有保障的工作或职业,或者开办他们能够控制的小企业。今天,由于确定公积退休金计划,他们正在移向“I”象限,他们希望在他们退休时能够在那里找到“安全与保障”。不幸的是,“I”象限的特点不是它的安全性,“I”象限是以风险为特征的象限。

因为在现金流象限的左侧有如此多的人在寻找安全,所以股票市场相应地作出了反应。于是你常常听到这样一些话:


1“多样化”。寻求安全性的人们常用“多样化”这个词。为什么?因为多样化战略是一个“不亏损”的投资战略。但我要说它并不是一个挣钱的投资战略,成功的或者有钱的投资者并不使用多样化投资战略。他们更注重自己专一的努力。


沃伦·巴菲特可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投资者之一,他这样评价“多样化”:“我们所采用的战略排除了我们标准的多样化信条,因此,很多权威认为这种战略一定比大多数传统的投资者所采用的战略风险更大。但我们不同意这种看法。我们相信,证券集中化的策略会使投资者考虑一系列问题,如企业的强度、投资者在买进之前对企业的经济特征所产生的满意度,这样做反而可以减少风险。”


也就是说,沃伦·巴菲特认为证券集中化或者集中于几种投资而不是实行多样化是一种更好的投资战略。他的理念是,集中化而不是多样化要求你在思想上和行动上更聪明,更激进。他在文章中写到,普通投资者避免波动是因为他们认为波动是有风险的,而“事实上,真正的投资者喜欢波动”。


我妻子和我在走出财务困境、寻找财务自由时,也没有实行多样化,我们集中我们的投资并使它不断增值。


2“绩优股”。寻求安全性的投资者通常购买“绩优股”。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认为这些公司更安全。然而也许公司很安全,但是股票市场不是。


3“共同基金”。不太懂投资的人觉得把他们的钱交给一位基金经理会更安全,因为他们希望这些人能够做得比他们好。对于那些不想成为职业投资者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明智的战略。问题是,虽然这种做法很明智,但是,它并不意味着共同基金的风险一定很小。事实上,如果股市下跌,我们可能会看到我所说的“共同基金崩溃”这种可怕的金融崩溃,就像1610年的“郁金香事件”,1620年的“南海泡沫”和1990年的“垃圾债券”事件一样。


今天,市场上挤满了几百万寻求安全与保障的人,但是,巨大的经济变革正迫使他们不得不从现金流象限的左侧移向“安全不存在”的右边。可许多人仍认为他们已不再安全的养老金计划是安全的,这引发了我的担忧:一旦社会发生崩溃或出现大萧条,他们的计划将荡然无存。显然,现在的各种退休计划已远不如我们父母时代的安全。


有话要说...